62岁的谭敏权养了4头牛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07-17 00:54    次浏览   >

一台黑白电视,是裴花玉老两口打发时间的唯一方式,只要家里有人,它就一直开着。

汽车开不上麦秸坪,步行上山得两个多小时。上世纪90年代,大部分村民放弃了祖屋、梯田,搬到山下,留在村里的,只有村西头的谭敏权、乔进朝夫妇,村东头的乔套、裴花玉夫妇。

麦秸坪村位于海拔800多米高的山鞍地带,是偃师市海拔最高的村庄。这里地处“世外”,但并非“桃源”:因人口外迁,原来100多口人的村子,只剩下4位老人。

70岁的乔进举老人说,自己1976年从麦秸坪迁到山下时,村里还有120多亩地,130多口人,山上风调雨顺,也算是“世外桃源”。

11月26日清晨,晨光透过坍塌的土坯墙,洒在偃师市府店镇麦秸坪村一座座长满蓬蒿的院落里。

他说,清道光年间,一户姓董的人家就开始在麦秸坪垦荒。后来董家搬走,附近夹沟村的乔石头因输了遗产官司,一家三口迁到这里,搭起草房,开垦梯田。

麦秸坪地处高处,降水足,土壤又是耐旱的红壤,无论旱涝,都能保住口粮,那时山下战乱频繁,自然有姑娘嫁上山。改革开放后,山里交通不便,副业发展不起来,村民收入提不上去,才慢慢没落。

“我们百年以后,(麦秸坪)就再没人了。”谭敏权说,都因为山上条件差,村里男孩娶不来媳妇,只能去女方家“倒插门”。

喂完鸡,她摸出一个鸡蛋,带回去给老伴乔套做西红柿鸡蛋面条。乔套患有脑梗塞和帕金森氏症,家里全靠她操持。

快到中午,裴花玉端着玉米面糊糊,去屋北一处空院落喂鸡,曾经的邻家小院,已成了一只大公鸡、五只小母鸡的领地。

62岁的谭敏权养了4头牛,吃罢早饭,她吆喝着赶牛上山。在满地的黄蒿间,老谭感慨,“这儿以前都是梯田,种玉米、小麦,现在都荒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