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3月14日起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07-26 23:03    次浏览   >

黎锦希说,伴随着春季气温的升高,装在编织袋内的病死猪腐化严重,一些从公路上丢弃没有滚落至浏阳河水域的动物死尸,就直接搁置在草堆中,秽味难闻。

据介绍,无害化处理池均由红砖水泥砌成,每个池子的容积大约是30至50立方米,全部进行了密闭式处理,仅在上方留有活动的弃尸窗口和排气口。当村民家中有病死猪等畜禽动物时,都可以将其扔到处理池中,当地工作人员将定期向池中添加烧碱、消毒剂等,用以化解动物尸体和作消毒处理。

死猪乱丢乱弃现象,对长年居住在浏阳河畔的黎锦希来说,几乎每年都有。只不过,今年的现象尤为严重,数量显著增加。

“浏阳河风光秀丽,如果在水中,出现数十头死猪,你是不是觉得很倒胃口?”湖南浏阳市普迹镇普花村50岁的村民黎锦希指着门前水域上漂浮着的几头死猪尸体,气不打一处。

对于湖南境内多起死猪乱弃事件,湖南省畜牧水产局工作人员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表示,近期湖南未发生生猪瘟疫,上述事件没有大面积存在,“属于个案”。

由于该条道路是通往浏阳市镇头镇及长沙市区的必经之路,一些村民不得不捂着鼻子,甚至带着口罩,以小跑的距离离开这段约1公里的路面。

另一位养殖大户也表示,遇到死猪现象,他一般会选择在山上挖坑深埋,如果数量特别多,才会选择集中运送至无害化处理池。

镇头镇畜牧站工作人员表示,他们一直在加强对病死动物无害化处理巡查工作,但此地养殖较少,又系两镇交界处,在工作上尚存欠缺。

每天早上,黎锦希14岁的儿子和妻子,都要经过水域上方的这条马路,去镇上上学、上班。

当日下午,接到上级电话,要求处理沿岸死猪的浏阳市镇头镇畜牧站工作人员赶往了事发地,对死猪进行就地掩埋。

21日下午,中新网记者在现场看到,浏阳河普迹镇普花村一带,路边有几十个鼓鼓囊囊的编织袋,苍蝇不停地围着打转。在多处水域,记者还发现了一些被水浸泡膨胀的死猪。

“选择一种容易推广又便于百姓接受的方法,是目前摆在畜牧系统面前的一道难题。”21日,浏阳市畜牧兽医水产局总畜牧师鲁典于接受记者采访时说。

资料显示,2012年4月,农业部办公厅下发了《关于进一步加强病死动物无害化处理监管工作的通知》,其中提到,2011年7月,国家出台政策,对年出栏50头以上生猪规模养殖场无害化处理的病死猪,给予每头80元的无害化处理补助经费。

病死动物乱丢乱弃现象依然存在

面对浏阳河畔沿线乱丢乱弃的死猪,一些养殖大户们不约而同地猜测:极有可能是散户所为,而今生猪市场行情不稳定,本身收益不佳,如果还要花钱去修建无公害化处理池,有些不太现实。

相较之下,让鲁典于感觉更为棘手的,是天气不同,造成的病死动物尸体腐化程度的变化。

鲁典于说,建设之初的想法甚为“严苛”,计划在每个行政村,设立1到2个无害化处理池,也可以是2到3家养殖户联合建设一个,大一点的规模养殖厂则要求他们自行修建。

对这些死猪的来源,黎锦希观察发现,丢弃时间大部分在晚上。死猪较为集中的地段,也正好为两镇交界处附近,一端少有人家居住,为乱丢乱弃制造了便利。

相关部门调查表示,生猪死亡与春季多变的气候有关。

鲁典于表示,浏阳作为一个养殖大市,目前全市共有规模养殖场(户)数百户,各类散养户20多万户,生猪年出栏量为190万头。以畜禽的正常死亡率来计算,“每年要处理的病害畜禽尸体都不少,如果不严格处理,势必会对环境造成污染、不利于畜禽疫病的防治。”正是出于保护环境等多方考虑,浏阳市畜牧部门决定下大力气推广无害化处理池的工作。

记者发现,选择水域丢弃病死的动物,是多地存在的共性问题。多位养殖户和基层畜牧站人员分析认为,通常情况下,养殖户们都喜欢在晚上“作案”,一是图省事,丢弃方便;二是水域具有流动性;三是不易留下证据。

按照浏阳市畜牧兽医水产局的最初想法,他们打算对无害化处理池扩大建设规模。但两年的实施情况,让该局决定放缓脚步,寻找另外更为可行的方法。

鲁典于由此建议,设立工业化处理模式,对病死动物尸体进行火化,在各个乡镇实行集中收集点,统一焚烧。

鲁典于表示,在无害化处理池的选址上,不能太偏,也不能选择百姓居住太集中的地方。实际过程中,一些当地百姓认为,受益的不仅是本村,还有其他邻村养殖户,不少村民有抵触情绪,“花在协调上的时间不少”。

被湖南省确定为无害化处理试点城市的浏阳,也开始放慢无公害化处理池建设的步伐,尝试新的处理方式。

目前,畜牧系统广泛推崇病死动物无公害化处理及深埋方式。而记者走访大量生猪养殖户发现,这些方式同样遭遇了现实困境:病害动物无公害化处理池成本较高、数目较少,选址偏远,容量有限,加上日常的管理维护不及时,宣传不到位等,弊病暴露无遗。

记者粗略统计,仅镇头镇与普迹镇交界处1公里左右,就约有被丢弃的死猪数十头。多位受访的普花村村民纷纷表示,担心饮用水的水质会受到影响和死猪造成细菌传播。

而多位养殖户也反映,国家政策中规定给予养殖户80元/头的死猪无害化处理补贴没有到位,是导致乱扔和丢弃病死猪的原因之一。

22日下午,湖南省畜牧水产局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,该局下发了《做好病死动物无害化处理监管工作的专门通知》。要求各地将立即组织开展对辖区内河道、沟渠等水域抛弃病死动物的排查行动,发现随意抛弃病死动物的,要组织人员进行打捞,依法进行无害化处理,并追查来源。

试点以来,不包括规模养殖厂修建的,浏阳市一共修建了600个左右的无害化处理池,选址由村组和养殖户完成,畜牧局负责现场勘查确定。

鲁典于说,以修建一个30立方米的无害化处理池为例,成本价大约1万元左右,加上另行再开辟道路以及派人监管巡查,费用更高。修建池子的费用,由政府补助一半左右,其余的费用村里和养殖户共同承担。

“每当天气放晴,大家都得捂着鼻子,恶臭难闻。”黎锦希说。

黎锦希也曾多次向当地政府反映,但他家所处的位置位于与浏阳市另一乡镇镇头镇交界处,“政府的回复十分含糊”,黎锦希说。

黎锦希的遭遇并非孤例。公开报道显示,近一个星期内,湘江长沙段三汊矶大桥附近、永州市道县洑水河、株洲市天元区和株洲县等地,分别被曝出数目不等的病死猪乱丢乱弃现象。

为扩大无公害化处理池的应用程度,浏阳市畜牧兽医水产局要求,当地规模养殖厂需自行建设处理池。但在记者采访中,多位养殖户也表示,他们自建的数目不多。

可是,浏阳市普迹镇普花村和普泰村多位养殖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由于两村之间无害化处理池数量有限,加上位置相对较远,到了夏天,臭气熏天,人员很难靠近。因此,他们对无害化处理池“并不十分感冒”。

业内人士建议采取焚烧模式

鲁典于也坦承,浏阳河畔一带出现的死猪乱弃现象,说明工作还未做到位,他们日后将加强工作监管。

鲁典于告诉记者,为打击贩卖病死猪肉及病死动物乱丢乱弃行为,该局去年联合公安机关刑事拘留了5人,此举也起到了一定的震慑作用。其中,“耳标”成了公安机关破案的一个有利证据。

普迹镇普花村一位陈姓村民私下透露,他对病死猪的处理是选择后山上的一处荒废的山洞。

中新网记者在浏阳市普迹镇普泰村设有的2个无害化处理池现场看到,其中1个池子已经堆满了病死动物,1头死猪的半个身子露在池外;另一个池子一侧,则杂乱地丢弃着病死动物。

采访中,鲁典于多次向记者强调他们所作的工作。他说,在病死动物方面,设立了宣传举报电话,出动宣传车,告知养殖户,病死动物不能乱丢乱弃,必须进无害化处理池,甚至写进了辖区各个村组的“村规民约”。

当天,与此地不远的长沙市开福区三叉矶大桥附近,也被发现50多头死猪。株洲市畜牧兽医水产局通报称,自3月14日起,株洲共打捞和无害化处理死猪113头。

对此,鲁典于解释称,养殖户修建无害化处理池,只能作要求,至于最终落实情况,他们也没有行政措施,不能采取强制手段。

“如今,你去看看那些随意丢弃的病死动物,耳标肯定被处理掉了。”鲁典于无奈地说,这也为取证造成了较大难度。

事实上,为了追根溯源,加强动物的流通管理,生猪的耳朵上都有编号组成的“耳标”。

“可是,从试点来看,虽然取得了一定效果,但几年之后却存在矛盾:一是建设处理池费用较多,二是多少对环境有些影响,有些处理池在选址问题上,也面临百姓的阻力。”鲁典于说。

鲁典于表示,也正是基于环境、资金、管理等多重考虑,浏阳今年才决定放缓无害化处理池的修建速度。

一位为记者带路的养殖户说,普泰村的处理池差不多满了,若清理不及时,病死动物只能乱丢。

无害化处理池利弊共存

他解释这一资金“筹措”方式的好处在于,村民和养殖户会共同维护好无害化处理池。

据湖南省畜牧水产局办公室工作人员透露,这项补贴是采取中央拨付50元/头、地方予以配套30元/头的方式进行,主要是给予养殖户在建立无害化设施和消毒等方面的补贴,并非是对养殖户经济损失的补偿。而相关文件规定,每年11月16日上报,1年才能到位。对于年出栏50头以上的养殖户来说,在进行无害化处理、当地畜牧水产部门审核、上报后,上级予以拨付,才能发放。而这一流程走完,农户需要等待一段时间。

在实践中,鲁典于发现,一般而言,动物的尸体腐化需要3个月左右,加上处理池的容量有限,对比上百万头的年生猪数量,这种方式,在他看来并不完美。

然而,令人疑惑的是,被湖南省确定为无害化处理试点城市的浏阳,一度被各级农业部门视为“湖南经验”,并要求全省推广。那么,在浏阳出现的死猪乱弃事件,又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?